哈市“首席技师”:机加车间里的80后女状元

   2018-07-12   来源:《工人日报》

  

    爱岗敬业,以身作则,树立榜样。
  ——徒弟娇凯南评苗秀
  潜心磨砺,精雕细琢,弘扬新时代“工匠”精神。
  ——东安动力研发中心党支部书记卢洪泉评苗秀
  没见到苗秀之前,如果只看她的简历你会非常的疑惑。
  这个人是谁?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黑龙江技术能手,哈尔滨市首届“首席技师”荣誉称号获得者——一名80后。哈尔滨东安汽车动力股份有限公司加工中心操作工,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机加行业”——性别,女。
  在一个传统上由男性主导的“机加行业”里冒出来的女状元。从材料上,苗秀带给人们太多的猜测和想象。
  进一步激发这种想象的是苗秀办公室门上的一块牌子——苗秀技能大师工作室。
  “技能大师”,到底长得什么样子,是个多么严肃、古板的人呢?短发夹杂着白发,带着一顶工装帽,苗大师给人的第一印象是像个假小子,随之而来的印象就是她太能笑了。看着眼前这个爱笑的姑娘,你一定觉得她的生活中充满了顺风顺水。
  实际上,并非如此。
  苗秀还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因为出生时缺氧,姐姐患有一种非常严重的疾病。所以,1998年在初中升高中的时候,同时考上了重点高中和技校的苗秀以高出录取分数线40多分的成绩进入了技校学习车工专业。“那个时候上技校意味着能有个工作,这样就能分担父母的压力了。”因为成绩高,苗秀比其他的同学还少交了几百块钱学费。
  学习车工并不是女生的强项。当年学校招了50名男生,女生只要20名。谈到为什么自己选择了车工专业而不是会计、护理等更适合女生从事的行业时,苗秀想了半天也没找到答案。“可能是因为我父母在我们小时候经常在家里说,哪个哪个人是‘大师傅’‘大工匠’,可能无形中我就觉得成为那样的人很厉害。”苗秀的父母也都曾经是她所在单位的员工。父亲是搞审计工作的,母亲在设计所工作。在这个大企业里,成为一名高技能技术工人,能够生产出点什么来是他们那代人对“成功”的定义。
  或许正是因为深受父母观念的影响,上班后的几年时间里,苗秀的闺蜜们纷纷离开了车工岗位,甚至后来她也被安排到了工具室去工作。到工具室对于女生来说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领取、发放、统计,远离了一线的钢铁油腻,远离了车床的噪音异味,但是苗秀拒绝了。“我当时没成家,没孩子,我想多学点东西。”两次拒绝了组织上的安排后,苗秀成为了机加战线上唯一的女代表。
  机加工作主要是将毛坯零件加工成成品。每一个零件在加工过程中都需要一定的打磨时间,这个时间是由机器自动来完成的。多则二三十分钟,少则三五分钟。
  等待的过程中,苗秀从来不坐着休息而是到处“溜达”。她随身带着一个小本子,看到别的机器操作过程中有什么知识点她都记录下来。
  实际上,公司对于每一名操作人员的要求是熟练掌握自己所使用的机器基础上,“提倡”一专多能——这本是一个选修课,可苗秀则把这种选修变为了必修。看着别的师傅不忙的时候,苗秀就上前问几句,看到人家忙的时候,苗秀就默不作声地帮人家抬零件。
  “我帮他抬零件,就可以‘顺手’帮他把零件装卡到机床上,这不是多了一次操作的机会吗?”说到这里,苗秀又笑了起来。
  苗秀所在的岗位是生产汽车变速器上所用的“机匣”,不同的车、同一品牌车的不同型号,在生产机匣过程中都需要调整生产线。
  按常规,每一条机匣生产线都有一名工艺员。像苗秀这样的一线操作者只要等着工艺调整人员调试完毕后点击按钮操作就可以了。凭借着常年的观看、摸索,后来苗秀完全可以替代工艺员的工作,自己调整生产线了。现在,苗秀的工作可以说是源于一线又高于一线。
  在经历了全国数控技能大赛、省市技能大赛的洗礼并晋升为数控铣工高级技师资格后,苗秀现在担任企业加工中心调整及新产品研制试加工工作。
  公司承接的新型号工具加工需要的模具制作,动辄要耗费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如今,苗秀负责的就是新产品模具的研发,所有新品模具只有经过她的试验、试制之后才能进行批量生产。
  不久前,作为全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苗秀得到了一个到工会组织的疗休养活动。可是,只休养了一天苗秀就匆匆赶回工作岗位了。“还是回来好,回来了心里更踏实。”苗秀依旧笑着说。

编辑:张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