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匠心铸造大国重器

   2018-08-08   来源:《河南工人日报》

  

    我叫李刚。不是那个上过热搜被“人肉”过的李刚,我是中铁工程装备集团的李刚,目前担任盾构制造有限公司电气车间主任,是一名盾构电气高级技师。
  因为成功研发了液位传感器,打破了国外长达百年的盾构技术垄断,推动了我国盾构产业快速发展,2016年央视《大国工匠》栏目为我制作了一期节目,让我有幸作为工匠代表向全国乃至全球展示中国工人的技艺和匠心。2017年,企业专门在习近平总书记视察过的盾构公司为我量身定做了“大国工匠工作室”。我感谢企业的支持、帮助和关爱,更感谢这个催人奋进的新时代,给了许许多多和我一样的技术工人成长进步的舞台。
  参加工作25年来,我在盾构电气领域摸爬滚打,潜心钻研,是打破盾构技术国外垄断和封锁的参与者,是“三个转变”重要指示的见证者,也是盾构技术国产化的推动者。我和我的伙伴们扎根生产一线传承工匠精神,用匠心铸造大国重器,实现了国产盾构“平步跨高山,谈笑越江海”的豪迈。
  打破盾构技术国外垄断的参与者
  打破盾构技术国外封锁和垄断,我是从为外国专家拎工具箱做起的。
  我是毕业于上世纪80年代末的技校生,1992年到铁道部隧道局大修厂工作,跟着师傅学了两年维修电机。当时,盾构制造技术一直被德、美、日等少数发达国家所垄断,“洋盾构”在我国隧道建设市场的占有率一度高达95%以上。1997年,隧道局从德国引进了两台盾构机。这是我国首次进口盾构机,我当时主动申请参与了盾构机的组装、调试工作,就是想多了解这两台庞大的洋设备是如何制造的。
  外国专家出于技术保密,对中国工人的戒备心理比较强,因为我给这些外国专家拎工具箱,有机会观察到外国专家组装、调试机器的过程,用心记住了关键步骤。
  工程结束,外国专家离开,我和工友们照着图纸,一起对盾构机进行拆装,分析各个部件的工作原理,想方设法延长这两台洋设备的使用寿命。我们这样做不为别的,就是想让这两台盾构机顺利完成国内3条铁路隧道的施工任务,为国家节省外汇。要知道,那时一台进口盾构机动辄几亿元,只要设备维修保养技术得当,就能延长使用寿命。我们最终如愿以偿。
  2003年,我从修理厂调入盾构制造公司,恰逢“盾构机模拟实验平台”国家863计划落户盾构制造公司。这是制造国产盾构机的起步计划。我抓住这次机遇,从零开始,从图纸入手,每天查阅资料到凌晨1时,认真梳理每个系统、每个电缆走势、每个线头对接,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熟稔于胸,5年下来,记牢了盾构机的构造、工作原理、生产工艺。
  2007年,“盾构机模拟实验平台”通过国家863计划专家评审组验收后,国产盾构机进入生产制造阶段,我负责首台盾构机的电气系统研发。2008年,这台国产盾构机在天津地铁施工中成功“首秀”。
  但是,盾构机核心部件传感器的国外技术垄断,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只有打破外国对这一关键技术的长期封锁,国产盾构行业才会迎来发展的春天。
  研发传感器成为我的首要任务。经过无数次技术试验,我终于在2014年研制成功液位传感器,打破了国外长达百年的技术垄断。
  国外盾构企业常用的是有雷达传感器和拉绳传感器,不过这两种传感器都存在技术缺陷,前者工作范围太小,后者容易坏掉。我研发的液位传感器发生故障的概率要比国外企业传感器降低50%,大幅度增加了盾构机的安全性能。
  “三个转变”重要指示的见证者
  我是习近平总书记“三个转变”重要指示的见证者和践行者。在“三个转变”重要指示引领下,国产盾构实现了飞跃发展。
  2014年5月10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中铁工程装备集团考察,接见技术工人代表,作出关于“三个转变”的重要指示。我作为技术工人代表之一,亲耳聆听了总书记对“中国制造”产生深远影响的重要指示。
  那天,在中铁装备盾构总装车间里,总书记登上一台盾构机控制室,一边看一边询问盾构机的技术性能。总书记对大家说,中国是装备制造业大国,装备制造业的核心是技术创新,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核心还是技术创新,不掌握科技创新最灵魂、最根本的东西,就掌握不了国家科技事业发展的命运。
  总书记紧接着说,要加快构建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加强创新人才队伍建设,搭建创新服务平台,推动科技和经济紧密结合,努力实现优势领域、共性技术、关键技术的重大突破,推动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转变,中国速度向中国质量转变,中国产品向中国品牌转变。
  “三个转变”重要指示是新时代我国制造业由大变强的行动纲领,也给包括我在内的技术工人投身技术创新增添了新的无穷力量。以“三个转变”重要指示为引领,国产盾构的技术研发制造进入了新的发展时期。
  2016年7月,世界首创的马蹄形盾构机的中铁装备下线,其中电路系统技术研发由我负责。马蹄形盾构机的电路系统拥有4万多根电缆电线、4100个元器件、1000多个开关,如果其中有一根线接错、一个器件有误,就会导致整个盾构机“神经错乱”,甚至线路烧毁。我不敢有丝毫马虎,经过58天的反复试验,终于设计出了一套与马蹄形盾构机相适应的新型脑神经系统,我国由此成功实现异型盾构装备生产的全面自主化。
  经过多年的摸索、实践和攻关,国产盾构机电气系统制造已步入正轨,完全掌握了其工艺制造与技术,进一步提高了盾构机运行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如今,中铁盾构产品出口海外16个国家和地区,在众多参与研发生产制造的技术工人当中,我作为这些设备的电气系统“操盘手”,感到非常自豪。
  所有的技术工人立志打破国外盾构设计制造巨头的技术垄断,改写了大国重器研发历史,开始了全面抢占世界掘进机技术制高点。去年,我们以178台的生产数量,刷新了国产盾构机的研发制造纪录。
  当好工匠精神的传承者
  在不断的学习和钻研过程中,我深刻领悟了什么是工匠精神,如何传承好工匠精神。
  在隧道局大修厂学习电机维修的两年时间里,我跟着师傅学会的不仅仅是技术,更是对工作的热爱。古人说,业精于勤而荒于嬉。我时常把这句话记在心里,在师傅的指导下,白天勤奋学习各种电机维修,晚上睡觉前还要坚持看1小时电气方面的技术书籍,从不在无意义的社交活动上花费过多的时间。日积月累,我掌握了越来越多的电气技术知识,为成功打破国外长达百年的盾构技术垄断,奠定了坚实基础。
  有了勤奋学习的狠劲,还要有积极参加技术比武的拼劲。这既是展示技艺、切磋技能的机会,也是对自己技能水平的阶段性检验,能够在高手云集的比武中找到差距,知耻而后勇,才能把差距转换成继续钻研技术、进一步提高技能的动力。
  在中铁装备集团五届创新设计大赛中,我先后获得两次三等奖、一次二等奖。2015年,我还荣获了中铁装备十佳科技标兵称号和中华全国铁路总工会“火车头奖章”。
  除了勤奋学习的狠劲和技术比武的拼劲,还有耐得住寂寞的韧劲。
  盾构机作为工程机械之王,一台机器有上千根电缆,数百个走向,数万个节点,电气系统的复杂性不言而喻,堪称工程机械设备之最。我每天至少要接上万根电线头,而且每一根都要确保无误。这就要求我不能有任何私心杂念,才能保证从源头上把控产品质量。正是有了这种能够耐得住寂寞的韧劲,我才练就了快稳准狠、干净利索解决盾构机电气问题的绝活,赢得了“刀手”的美誉。
  勤奋学习的狠劲、技术比武的拼劲、耐得住寂寞的韧劲融合在一起,造出的是优质产品,体现的是工匠精神。“李刚大国工匠工作室”,就是我传承工匠精神的最好舞台。
  截止到目前,我带领工作室成员通过以老带新、导师带徒,传承工匠精神和劳模精神,完成了100多项创新成果,包括盾构机主驱动变频柜国产化研究。今年正在着手进行触摸式免维护智能人机交互技术在盾构机电气系统中的应用等4项科研项目的研究。
  为了充分发挥人才效应,增强企业发展后劲,又在电气车间组织开展师带徒活动,将20多年来积累的技能和工匠精神传授给更多年轻一代,目前,已经培养出一大批电气骨干人才。
  工匠精神是优秀文化和宝贵财富,是我们产业工人生存、发展之本。从参与第一台国产复合式盾构机的电气组装到现在,我已经高质量地完成了600多台盾构机的电气系统组装,靠的就是工匠精神;5年前,我研发制造的盾构机核心部件液位传感器打破国外企业的百年垄断,性能跃居世界第一,靠的也是工匠精神。我把技术比武获得的经验和平时学习积累的知识进行总结,应用到电气车间“五小”创新创效活动中,使电气车间成为出品“作品”最多的车间。
  正是在工匠精神的传承下,我们用了短短9年时间,让中国盾构机行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成为世界第二。

编辑:张敏